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这个收账员为何能侵吞公款近千万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7-02 10:01

  “因为贪心和想快速致富的强烈欲望,我利用职务便利,挪用收到的药品和有价疫苗收入,投资股票、玩彩票,像赌徒一样一投再投,血本无归仍不知收手,就这样慢慢越陷越深,滑向了犯罪的深渊。”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辛店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原报账员张辉在法庭上悔恨不已。

  抽丝剥茧 真相浮现

  2018年12月,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辛店街道对所有部门单位财务进行内部审计,发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药品、疫苗收入与支出严重不匹配。重重疑点指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报账员张辉,再也无法继续隐瞒真相的张辉交代了自己贪污公款的事实。2019年1月,辛店街道党工委将张辉涉嫌挪用疫苗、药品收入款有关问题的线索上报区纪委监委。

  同日,东营区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与百余名相关人员开展谈话,调取并分析与张辉有资金往来的百余个银行账户、数十万条交易流水,在辛店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会计核算中心、德州黄河商品交易市场等十余家单位调取、查阅300余卷相关资料证据后,专案组初步掌握了张辉涉嫌贪污等违纪违法问题。

  据调查,2011年至2018年,张辉利用职务便利,通过采取不报账、少报账的方法,截留单位资金共计人民币912万元,非法占为己有,用于配资炒股票、炒股指、买彩票、电玩赌博等个人投资与挥霍。

  然而,在同事眼中,张辉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平时为人和善、待人热情,在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听到的也都是“老实”“本分”“低调”等评价,许多同事甚至愿意将信用卡借给他,让他进行资金周转。

  正是这样一个“老实人”,却利用单位财务监管漏洞陆续侵吞公款近千万元;正是这样一个“本分人”,在8年时间里,挥霍公款近千万元,犯罪时间之久、涉案金额之大,让人触目惊心。

  随着调查深入,办案人员揭开了张辉“两面人”的面目。原来张辉所谓的“投资”渠道,并非一般的大盘炒股,而是与“赌”有关。

  嗜赌成瘾 沉入泥沼

  2011年,张辉妻子查出患有乳腺癌,手术后一直没有再回到工作岗位。虽然在双方父母帮衬下,这个小家庭并没有特别大的经济压力,但这一变故让张辉思想上发生了变化,希望能“挣点快钱”“发大财”。

  恰在此时,有过炒股经验的张辉偶然间听人说炒现货挣了钱,顿时引起了他的兴趣。随后,张辉在“黄河商品交易市场”平台注册了账号,投入了几千元钱,在所谓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现货交易。一开始,确实有了一些盈利,虽然不多,但尝到了甜头的张辉一发不可收拾,急于投入更多本钱来挣“快钱”。也就是在这时,到处找钱的张辉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从2011年起,张辉利用职务便利,把收到的药品和二类疫苗现金收入先不存入单位公户,而是挪为己用去“投资”,想着等赚了钱之后再存回到单位账户。然而事与愿违,随着投入交易的钱越来越多,交易亏损也越来越大,甚至还出现过一天赔入13万元的情况。在现货交易中,张辉前后共计亏损87万余元。

  在现货交易市场中铩羽而归的张辉并没有吸取教训,2013年张辉参与到了一个非法场外配资炒股活动中,由于对风险评估不足,张辉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又亏损约200万元人民币。妄图以“赌”来翻身的张辉,还曾在地下股指交易场所加杠杆炒股指,实际就是赌股市大盘的涨或者跌。由于股票大盘波动大,在短短两周内张辉又亏损了20万元。

  可越是亏损,张辉反而就拿更多的公款投入进去,幻想着有一天可以一次回本。就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张辉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除了金融市场,张辉还经常参与一种名为“打鱼机”的电玩赌博。2013年至2017年,张辉在工作时间,频繁到游戏厅参与电玩赌博,一天内能输掉几千元甚至一两万元,累计挥霍上百万元。

  现实中极少数彩民偶尔中大奖的幸运经历,也刺激着张辉一夜暴富的神经,凡是和运气有关的事情张辉都想试一试。他最乐于购买的是一种名为“群英会”的即开式彩票,该彩种从上午9点至晚上11点,每十分钟开奖一次,张辉通过软件设定自动追号倍投,每十分钟投注几十至几百元不等,每天挥霍公款几千至几万元。张辉还通过软件平台以及博彩微信群购买“地下彩票”,这类彩票依托正规的福彩、体彩彩种和开奖结果,只是奖金的赔率要高于正规彩票,属于非法销售的“私人彩票”。2015年至2018年间,张辉花费500余万元公款购买各类彩票,结果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事实上,从现货交易的亏损开始,张辉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回本了,到底拿了多少公款也是一笔糊涂账。纵观赃款种种去向,不难发现他身上的赌徒心理:赢了还想再赢,甚至后悔赢之前没多下一点注,输了就继续加大投入,妄想一次回本。

  张辉最终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他走向犯罪深渊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扭曲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以及对自身党性修养锻炼的放松。此外,所在单位制度监管上的缺失也是导致其嗜赌成性,触犯党纪国法,沦为阶下之囚的重要外在因素。

  制度漏洞 管理缺位

  “管钱不管账,管账不管钱”,是财务管理最基本的要求。可卫生服务中心却只设一名报账员,既管钱又管账。从2005年开始,张辉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任报账员长达14年之久,显然不符合财务管理规定。

  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账目管理混乱,对各类收入呈无序管理状态,缺乏相应财务公开制度,存在不少漏洞。会计核算中心负责财务记账管理,不懂卫生业务,对卫生服务中心应该报账哪些收入、报账多少收入一概不知,收了多少钱、又应该交多少钱,全凭张辉自己随口一说,交不交钱也完全成了他自己的“良心买卖”。能对张辉所任报账员这一职务进行约束的“制度笼子”,已形同虚设。

  辛店街道卫生服务中心每月接种疫苗收入10万余元,但2013年全年仅上交6.8万余元。2014年至2018年五年时间,张辉一分钱也没有上交会计核算中心。简单的口算就可以发现上交数额与收入相比简直九牛一毛,但相关负责人却在票据上只管签字不问其他。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辛店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在长达8年时间中,没有开展过关于药品和疫苗的盘库清查,更没有组织账目核对检查。管理与监督的严重缺位,为张辉贪污公款提供了可乘之机。

  张辉本人长期利用工作时间炒股票、买彩票、进行现货交易,甚至外出参与赌博等活动,相关单位的领导也没有任何察觉,就这样放任自流、从未对其进行提醒和教育。

  在多重监管责任的缺失下,张辉仿佛置身于毫无边界的荒野中,完全迷失了方向。

  有权必有责、失责必追究。张辉案发后,从街道卫生服务中心、会计核算中心到街道办事处,东营区纪委监委对张辉案涉及的违反工作纪律、审核监管不严、未能尽职履责致使国家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等失职失责行为的9名责任人进行了处理。

  东营区纪委监委深化以案为鉴、以案促改,做好“后半篇”文章。组织全市基层站所党员干部观看警示教育片,强化基层站所党员干部纪律规矩意识和法律意识,达到查处一案、警示一片、规范一方的效果。同时,通过建章立制,堵塞漏洞,区纪委监委督促有关部门修订完善《“三重一大”事项集体决策制度实施细则》《村居干部管理办法》《机关单位工作纪律管理规定》《财务管理制度》等制度,对街道部门单位和各村居预算管理、经费审批、资金管理、报销程序等进一步严格规范,确保制度执行力。(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王小宁 通讯员 林相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