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廉德故事 》 正文
高级检索

贫县丞慈惠救难

 来源:泉港区纪委监察局   浏览次数:   2015-06-16   字体大小:[大][中][小]

李县丞即李德遂,字惟清,原籍浙江省台州临海县,是今泉港区前黄镇凤北村港墘自然村李氏宗族入闽开基始祖。
据浙江临海县志和临海花桥(现为花桥镇花桥村)李氏宗谱载:李德遂出身于名门望族,世代簪缨相望,乃唐朝开基皇帝李渊嫡系子孙。由于家学渊源深厚,书香世代相传,加之本人天资聪慧,勤奋好学,李德遂于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荣登乙丑科甲榜进士,被授予监察御史。任上刚正不阿,清廉不俗。又因上书直谏得罪权贵,上任仅一年就被贬至福建泉州府任惠安县县丞。
明代的惠安县是个穷山恶水之域,百姓生活艰苦,社会弊端较多。当时的惠安县令胸无大志,政绩平平。李德遂到任后,县令知道他是个人才,又见他没把个人恩怨得失放在心里,倒也很器重他,把大权交给李县丞,一切事务听凭他处置。这样,李德遂就有机会大展施政才能,为惠安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惠北(现泉港)的涂岭是个山区。俗话说“靠山吃山”,因此山地林木成了当地山民的命根子。这样就免不了发生村与村的山林纠纷。李县丞上任的第二年春天,涂岭陈氏村与吴氏庄又因山林之争发生了械斗,双方各有人受伤。得到禀报后,县令派李德遂去处理这件事。当夜,李县丞身边的一位跟班向他吐露了一些内幕:“山林纠纷剪不断理还乱。”李县丞细问缘故。跟班说:“以前发生这种事,县署并不是深入实际秉公办理,而是视双方送礼多少来定是非,再以官府威势唬一唬、压一压,这样,自然是治标不治本。”
心里有了底以后,李德遂带着一班人马赶赴出事地点。为了杜绝送礼行贿事件发生,他们吃住都在山上的一座寺庙里,并派人在门口把守。第二天,李德遂在两个村的几位族长的陪同下,巡视发生纠纷的山林地界。根据地形山势以及这两个村庄的具体情况,李县丞看出了端倪。原来这两个村庄,人口只一百多的陈氏村就在山里,人口三四百的吴氏庄却处在十几里远的山外。陈氏村近水楼台先得月,以为凭借送礼可以得到官府的偏袒,遂生出逐渐蚕食吴氏庄山地山林的非份之想,或偷移界桩,或盗砍林木。吴氏庄人虽然不常到山里来,却也定期派人巡山。发现情况后,吴氏庄就发动大批人马进山讨说法,于是就起纷争械斗。
了解洞察事件的来龙去脉后,李德遂就深入这两个村庄陈说利害。
在陈氏村,他说:“虽然你们就在山里,有天时地利,可你们人口太少了,发生冲突必然吃亏,难道你们愿意永远这样吗?”
在吴氏庄,他说:“你们虽然是个大村落,人多势壮,可你们离山里太远了,出动一次人马费时费力,损失严重。难道你们愿意永远这样吗?”
双方听李县丞说得合情合理,都表示愿意和解,听从县丞的裁决。于是李德遂提出了“以山脊为界”这一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然后组织双方族长上山定山界、埋界碑,画图形、立契划押。
一场旷日持久的纷争被李德遂化解了。双方村民都诚心地提来了土特产和山货,想送给李县丞。李德遂诚恳地向双方的族长说:“把这些东西送给受伤的村民吧,他们很需要补充营养!希望两村信守诺言,纷争不再!”说完起轿动身,不带走一片树叶。
还有一天,李县丞带着几个跟班前往惠北了解旱情。半路上发现路边躺着一个昏迷的老妇人。李德遂赶忙下轿救治。老妇人苏醒后,听说眼前的官吏是李县丞,连忙下跪求救。李德遂急忙扶起老妇人细问端详。原来,这老妇人是坝头连氏族人,年逾花甲,中年时儿子被抓丁无归,不久前丈夫又病故,孤身一人为了逃避突如其来的灾祸,路上连惊带怕又饥又渴才昏倒的。
而这灾祸的原由,说来话长。明洪武廿年(1387年)明军入闽,其中一支叫“柳金营”的部队进驻在惠北坝头,其头目叫杨伯加。这个杨伯加骄横跋扈,每日纵马啃踏百姓青苗。眼看麦苗正当扬花吐穗,一大片一大片受畜牲践踏,小姓人家心痛不已却敢怒不敢言。惟连氏两个兄弟初生牛犊不怕虎,自恃进过武馆学了几手拳脚,就想教训一下杨伯加。这一天兄弟俩手持利刃,蛰伏于杨伯加每晨溜马必经的壕沟边,待到杨伯加扬鞭跃马,拍马踏青而来时,两位年轻人一跃而起,手起刀落血喷马蹄断。杨伯加冷不防跌下马来滚落壕沟,自忖不是对手,落荒而逃。侵扰官军,依律要满门抄斩,坐连九族。兄弟俩只图一时泄愤,全然没有考虑到自己的轻率行为可能给连氏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李德遂一听便知事关重大,情势危急,马上打道回府。一到县衙,得悉杨伯加已遣快马来县控诉。
李德遂也素闻“柳金营”肆无忌惮,为非作歹,有心想搭救无辜的连氏族人。正当他冥思对策时,连氏族人也带来了卖公田所得的1000两银子,求他解危。李德遂把送礼人痛骂了一顿,说送这些礼金有辱自己!看着这些白花花的银子,李德遂计从心来,作出四条决策:一、用这些重金赔马,息事宁人。二、密嘱连氏族长亲自绑送兄弟俩至县,让衙门簿记“人犯投案自首”,以期减轻处罚。三、实行“分宗析谱”,以求存留一脉,以承香火。四、说服县令和自己到“柳金营”抚慰,避免局势失控。
这些措施多管齐下,果然奏效。杨伯加虽然扬言要修书京城,告连氏欲谋反、刺杀命官等,其实他想得更多的是借此敲诈钱财而已,因为他也知道自己这支队伍只区区几百人,如果与当地百姓关系弄僵,今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所以在得到巨额银子后,就不再坚持“抄家灭族”的要求,一切由县衙处理。
一件本要抄家灭族的大祸事,在李县丞的鼎力周旋下,终于化险为夷了。除了“行凶”的两兄弟被判处发配陕西充军外,其他人均幸免于难。事后,连氏家族为如何答谢李县丞的大恩大德绞尽了脑汁。李县丞视不义之财如粪土已经领教过,想他为官清廉,生活一定不宽裕,就送他些粗粮吧。于是从公田中拨出若干地瓜、大麦什么的,送到县衙李县丞的住处。谁知连这样毫不起眼的粗俗粮食,也被李县丞拒之门外。连氏族人感动得热泪盈眶,齐刷刷跪在门口,口呼“青天大老爷!”
李德遂在惠安当两任县丞,“蒞官勤谨,抚下慈惠”(《惠安县志》),又以“孝廉显于明者”,因此百姓爱戴他深于爱戴县令。后来,李德遂卒于任上。据《临海县志》记载,其家人“贫甚不能还,即葬其县北石镜山之南(即今惠安辋川镇三乡村试剑石旁)”,李德遂死后,家贫如洗。其后裔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先后迁居多处。至明嘉靖年间,其第八世孙李纯厚才卜居惠安县忠恕乡德音里七都安埕埔,即今前黄镇凤北村港墘自然村。

(部分资料由李宣才提供)